严惜

“凄苦风雨我挡着,你慢慢说”

2018/11/17


我有很多想说的话,他们像极了那决了堤的洪水,一下子奔涌而来,让我这只单薄的小船在巨浪中翻荡,不知何去何从。


感觉这一学期开始懒了下来,具体在哪我也去不是清楚,毕竟成绩没有变化,生活没有变化,就连我似乎都没有变化

——可我却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差异,那是什么?是不知道为什么就逐渐消散的热情?是不停开天窗的日记?是一年到头也没有读几本的书?是各个社交软件更新的不频繁?是许久都没有再被我拿起来的画笔?还是……我?


想来应该是我发生了变化,今年的六月份我还在说“你心中的那些个童话故事,那些魔法与城堡最终都被时间磨灭殆尽”,一转眼到了十一月,思想与意识却没有丝毫进步,甚至隐隐还有后退的架势。

时间是倒着走的啊


进了初中以后就总觉得时间是飞着穿过我,穿过我的生活的,那是太快的速度,把过去和今天一并推在我身后,让我找不见踪迹,等踏过慢慢长途,走过这一年的欢喜快活,愁苦烦恼,美好的事物,美好的人们,站在“未来”,站在时间顶端时,才发现的——原来我已经踏出了二十亿光年了吗?


“向着二十亿光年的孤独,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”


那是太过于遥远的距离,是足以间隔北方和南方,热带与寒带,太阳和月亮,跨越你和我。


前两天无聊至极翻出以前的文件夹,里面多多少少的装了初一到现在的征文和演讲稿,说来也有意思,很多当时的观念放在现在看来完全没有逻辑,没有理由,就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种颇为神奇的想法。当时的想法就像在浓雾之中我的长长短短的叹息,除了我,谁也找不到他们。


就像以前听过的歌现在听就不会引起当初的共鸣,喜欢的书时隔多年再看就不觉得那般好看,喜欢的人经过时间的沉淀,发现没有当初的那种执著一般,这都是时间经过的痕迹。


但是还是会有例外的啊——

好比我小学被扣十五分的作文里面说的“想平安快乐度过一生”,到今天我也表示赞同,只不过多了点热烈。

好比我前阵子清内存翻来的日文歌曲,即使忘记了具体歌词,是听旋律还是感动到热泪盈眶。

好比我那些压箱底的绘本,在翻来看时,仍然会有当初的那种单纯美好。


所以其实还是没有变的啊,你喜欢的东西,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变化,根深蒂固的没有变化。


就连我也是,没有变化的啊。


又是画自家oc的一天
对了名字叫做上官姀
(其实是想染卡来着)

【我是真心对你好的】
【有趣,我哪有心?她还信】

想看他穿现代睡衣(黑白熊猫那种——你闭嘴)
“师尊想看的话……也不是不可以”

我怎么什么都想……

“队长,这玩意能不能撕了。”
“不能,少天打牌输了哦。”

黄少天:脸上笑嘻嘻,心里想上喻文州(你闭嘴)